2017年 第八期

【发布时间】2017-06-30

经合组织最新教师教学国际调查报告显示——教师专业成长依靠课堂实践

良好的准备是一切成功的关键,尤其是对于刚进入教学岗位的教师更是如此。新教师通常带着热情和活力进入课堂开始教学,但是他们在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阶段可能非常艰苦并充满压力,因为他们缺乏经验应对各种新的、富有挑战的状况。因此,不难理解,新教师在大多数国家都比有经验的教师缺乏自信。一些教师甚至在职业生涯初期就产生倦怠,在一些国家,超过1/3新教师在5年内离职。

近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发布最新一期教师教学国际调查深度分析报告——《教学聚焦第17期:新教师感觉自己为教学做好准备了吗》。在参与此次调查的国家和经济体中,不超过3年工作经历的新教师占教师总人数的平均比例为10%。其中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新教师的比例最低,分别为3%1%3%,而新加坡的新教师比例最高,为30%,其次是英国,为16%。经合组织认为,一些国家新教师比例相对更高,可能反映了这些国家实施了更多成功政策吸引潜在人才加入教师队伍,也可能与提高教师职业地位或者其他激励措施等因素有关。

此次调查首先测评了新教师与有经验教师准备度的自我感觉。调查要求教师回答他们在3个领域——所教学科的内容、教学法和课堂实践——准备度的自我感觉。结果显示,大多数教师似乎都相当自信,超过80%的新教师表示他们感觉3个领域的准备度都很好或非常好,超过90%的有经验教师持相同看法。

在芬兰、法国、美国佐治亚州、日本和韩国,新教师和有经验教师之间在3个领域准备度差距都低于10%或者差异不显著,而澳大利亚、爱沙尼亚和新西兰的两个教师群体在3个领域的准备度差距超过20%,具有统计意义上的显著差异。

有经验的教师比新教师具有更高水平的准备度这并不令人吃惊,但是新教师和有经验教师的准备度差异呈现不同的结果。

首先,教师在所教学科领域内容知识方面准备度普遍更高。在参与调查的各国和经济体中,新教师和有经验教师都表示,在所教学科的内容方面准备度高于其他两个领域——所教学科的教学法和课堂实践。超过90%的新教师和有经验教师表示,他们在所教学科领域的内容方面准备很好或非常好。在37个国家和经济体中,这两个教师群体存在显著统计意义差异的有22个。而在其他两个领域——教学法和课堂实践知识,存在显著统计意义差异的国家超过32个。有15个国家和经济体,包括法国、格鲁吉亚、意大利和韩国,两个教师群体在内容知识准备度方面没有显著统计意义差异。但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新教师和有经验教师对所教学科内容知识准备度感觉“非常好”的比例差异分别为27%26%,具有显著差异。

其次,新教师与有经验教师在学科教学法方面的准备度差异较大,其中以色列、爱沙尼亚、罗马尼亚和马来西亚的差异最大,分别是30%29%27%21%。而芬兰、法国和日本差异最小,均只有6%。意大利和韩国两个群体没有显著统计意义差异。这样的结果表明,在一些国家,与其他教师相比,由于有限的职前教师教育或在职培训,新教师可能需要更多支持以形成对所教内容的有效教学法。

再其次,新教师与有经验教师在课堂实践中的准备度差异较大。在超过一半的参与调查的国家和经济体中,新教师和有经验教师之间对所教学科课堂实践准备度存在较大差异,尤其是捷克、冰岛和瑞典,两个教师群体感觉课堂实践方面准备“非常好”的比例差异超过30%。但在法国和日本,这两个群体的差异只有4%7%,在芬兰和韩国不存在显著差异。这些结果体现了作为职前教育一部分,让未来教师接触教学,或向新教师提供不同层面的支持非常重要。

经合组织表示,许多国家和经济体的教师教育机构可能一直太强调内容知识,而不是教学的其他重要方面,如教学法内容知识、一般教学法知识或教育科学不断涌现的新知识或者多学科领域知识等。因此,教师教育课程改革需要配合基于证据的研究进行,要培养未来教师具备充分的教学法内容知识和课堂实践知识及学科内容知识。

优先职前教师培养的教育体系认识到了职前教育对教学质量提升的基础作用,但是,仅通过改进职前教育培养教师,既不现实,结果也并不令人满意。经合组织表示,从教师进入课堂的第一天起直至整个职业生涯,为他们提供能够持续发展并成长为“专业学习者”的条件,才是提高教育质量的更为关键的一步。(作者:唐科莉,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教育信息中心)

摘自:《中国教育报》 2017616

 

专业评估要敢于向自己亮剑

想必许多人都曾看过电视剧《亮剑》,相信也会对主人公李云龙带领着钢铁部队不仅敢于向敌亮剑,而且“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印象深刻。亮剑精神是一种勇气,是一种过人的胆略,必胜的气势,是战斗不止的坚定决心。高等教育校内的教育教学评估亦如暗战一般,暗流涌动。作为高校教育教学评估体系中重要的专业评估环节,也必须直面不同利益诉求与博弈,打造敢于向自己亮剑的教育教学评估“铁军”。

专业评估向己亮剑

高等教育正处于全面深化综合改革的关键时期,高校间的竞争正在逐渐转向办学实力的竞争。尽管人们普遍认为,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已在最近几十年有了长足发展,但是相对于体系化、第三方的外部质量保障活动,高校内部的质量保障体系在很大程度上仍依附于外部质量保障,加之碍于校内不同利益群体,高校内部的教育教学评估不可避免带有功利性和权宜性。专业作为高校内部的基本教学单元,其建设和发展离不开自身的评价和诊断。作为高等教育质量评价的重要内容,校内专业评估实施专业“自我诊断”,为专业发展和规划提供决策依据,是学校发展的整体意识与专业办学的主体意识的集中体现,更加全面和深入。

校内专业评估剑锋所指

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转型,大学的外部环境正发生深刻变化,社会的人才需求必然随之改变,人才成长方式也会与过去不同。纵观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历程,在高校大规模扩招的同时,专业办学基本上也延续了外延式发展的粗放办学方式。办学定位不准,培养目标趋同;课程教学与培养目标吻合缺失,课程体系缺乏以能力培养为导向,以适应经济技术和社会发展以及学生个性发展需求为目标的重构过程;专业办学规则意识淡漠,对人才培养缺少明确、具体的培养标准以及可操作的达成度评价与反馈机制。高校专业办学过程中诸如此类被诟病的问题,已然成为束缚专业建设科学化、精细化发展的桎梏,且由于惯性大有积重难返之态势。面对此种境遇,高校只有通过建立科学有效的校内专业评估机制,勇于触动既有利益格局,以内部评估撬动学校专业办学乃至人才培养改革,提升专业自我质量管理能力,方能推进专业建设规范化进程,构建完整的内外部教学质量评价保障机制和良性的专业可持续发展机制。

校内专业评估剑法招式

专业评估过程就是专业建设规范化的过程。其要求校内专业评估不仅要敢于亮剑,还要善于亮剑。一套科学、合理和有效的评估指标体系是专业评估工作成功与否的基础。梳理一下国内外较为相通的专业评估范式,理念上大都坚持以学生为中心,以培养结果为导向,强调持续改进。学校及其教育活动的本质,就在于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学生不仅是学校教育的对象,也应成为学校教育教学质量的体现者和评价者。专业评估首先要高度聚焦于人才培养,不能混同于学科评估或科研评估,这就要求专业办学要从以教为中心,转向以学为中心。其次,坚持成果导向,就要将学生最终取得的学习成果作为专业办学和教学活动实施的目标及评价依据。专业培养目标、课程体系及支撑条件等都要围绕学生发展与毕业要求达成来设定,并据此对专业人才培养过程进行进程式评价。再其次,校内专业评估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即促进专业办学持续改进机制的建立,使高校内部质量保障体系成为一个有目标、有标准、有机构、有评价、有反馈和有改进的校内外双闭环系统。

当后评估时代来临

教学评估如同一场持久战,如同逆水行舟一般,不进则退,校内专业评估自然亦是如此。评估只是手段,而非目的。评估过后,如何关注评估后效应,进行内生性的持续改进,则是关键。针对评估所反映出来的教学过程管理过于宽松等失范现象,学校、学院乃至各专业层面必须建立相应的制度和规范,明确相应的反馈和监督机制,在人才培养各环节、各阶段进行有效内控,强化过程管理,使质量保障与管理成为常态化。同时,为促进评估工作能内化于专业办学和日常教育教学生活,还应积极提倡参与式评估与进程式评价,积极寻求师生员工对于校内专业评估工作的主体意识与价值认同,将专业评估与教育教学日常生活一致起来而非独立之外、凌驾之上。(作者:吴斌,单位:北京工业大学)

摘自:《中国教育报》 2017619

 

2017年中国高校国际化研讨会在上海召开

中国教育新闻网讯(记者 王芳)623日,2017年中国高校国际化研讨会在上海召开,该研讨会由环球翔飞教育集团主办。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出国处处长丁莉, 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教育领事高岡智子出席会议并致辞。日本早稻田大学、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校、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等海外高校代表及国内40所高校国际交流事务负责人参与会议,就中国高校“双一流”建设与国际化推进、平安留学、一带一路来华留学等话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交流。

丁莉表示,党和国家领导十分关心留学人才。教育部出国留学行前培训除了全覆盖公派留学人员,也着力惠及广大自费出国留学人员。今后,留学服务中心将努力打造专业形象、加大宣传力度,强化从业人员培训、规范服务标准,加强内外联动机制及网络信息平台建设,以实现全方位的资源共享、内外联动,共同为广大海外学子平安留学保驾护航。留服中心自2009年开始恢复出国留学行前培训,截至2017年,经过10多年的发展,“平安留学”全国覆盖氛围形成。其是最近几年,出国留学人员数量不断增长,国际交流日渐增多,高水平国际学术访问增加,国际交流平台扩大,这是顺应国际化潮流的必然趋势,如何完善国际交流的境外服务体系,提供平安的留学环境,仍是留服中心的工作重点。

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教育领事高冈智子,负责赴日留学工作。她说,现在在日本留学的学生总数已经达到23.9万人,其中中国人留学生人数达到了9.8万人。中国也是与日本各大学签证交流合作协议最多的国家,从2006年起一直居于首位。除了学生交流外,学者交流和共同研究也是交流的重点。高冈智子建议有志于日本留学的学生能够结合自己的专业、自己的实际需求来选择日本的大学,而不要跟风。

环球翔飞教育集团董事长李欣立在会上介绍了翔飞十六年的发展历程、学生数据分析及发展战略规划。表示在为学子们提供优质海外交流学习项目的同时,也将着力为中国留学生提供更完善的海外服务保障,并提供海外留学专项奖学金及构建海外学生应急管理系统。

在分组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校分别对“高校国际化推进经验分享”、“学生派出后的安全保障及应急管理问题”及“成建制派出、一带一路项目合作与来华留学”等议题展开了热切讨论。发言者表示,今后将进一步扩大与海外各高校间的沟通交流,并依托优质的社会服务力量,推进好本校的国际化发展。

中南大学国际处白毅处长、重庆大学国际处许骏处长代表参会中国高校发言,对目前中国大学国际化推进经验进行了精彩的分享。

摘自:中国教育新闻网 2017623

 

中俄教育合作分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在莫斯科举行

新华社莫斯科628日电(记者张继业)627日,中俄教育合作分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在莫斯科举行。中国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与俄罗斯教科部部长瓦西里耶娃共同主持了会议。双方回顾了一年来中俄教育合作取得的丰硕成果,对未来一个时期的合作重点进行了规划。

双方一致认为,此次会议是落实今年5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两国元首关于人文和教育合作重要共识的具体举措,同时也为习近平主席7月访俄在人文和教育领域进行预热,具有特殊而重要的意义。

会议重点研究讨论了今年9月中俄人文合作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的筹备和组织工作,商定将全力以赴共同办好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在人文领域为服务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贡献更多实实在在的成果。

双方表示,将继续支持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的建设,努力将其打造成两国人文教育合作的典范;采取多种形式和举措,推动实施202010万人留学交流计划;在既有基础上稳步扩展语言教学合作,为两国民众加强沟通搭建桥梁,开辟窗口;支持两国同类专业高校组建联盟,搭建更加广泛多元的合作平台,联合培养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急需的高水平专门人才。会后,双方草签了分委会《会议纪要》。

在俄期间,陈宝生部长还访问了莫斯科大学,并将访问圣彼得堡大学、圣彼得堡市教委等教育机构。

摘自:《中国教育报》 2017629

【附件】

版权所有©内蒙古财经大学发展规划与教学评估办公室
联系方式:电话0471-5300135  邮箱ncdfgb@163.com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回民区北二环路185号(西)  邮编:010070